蓝梦凝

“美德说得和他们不一样

他们还奇怪我从哪儿学得那么自私 能装 冷漠 拜金 不善良

他们培养我成这样但禁止自己这么想”

——《美德说》大张伟

stay here:


“谢谢你听我的歌,但是过好你自己的生活”

这句话是这些天以来我坚持着让自己回归正轨的动力,但是没办法,谁让我手欠呢。

薛之谦滚出娱乐圈 劣质艺人薛之谦 封杀薛之谦 要求撤换代言人 抵制薛之谦代言的一切产品和节目......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么?我以为这些应该就是大致意思了。

自私的说,产品,原谅我从来没用过,节目,我基本上只是听听他的歌。但是对他造成的影响,大概就是爬的越高,摔得越惨吧。如果他还是那个游离在十八线的歌手,这些事大家也就一笑了之了。但他不是,他基本上是十大听歌K歌软件的“热门天天见”,所以,除了受着,又能如何呢。

这是所有人亲手为他搭起的纸牌屋,再由我们亲手推倒。是的,“我们”,包括所有的黑粉,路人,营销号,以及粉丝,我们为他搭起神坛,再亲手推下去。

他有错,但最大的错在于,他误以为普通人的“正确”可以作为公众人物的“正确”,忘了他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被无限放大,忘了作为明星,他本来就无路可退。

粉丝错了,错在再理智的人也会为情感左右为他镀上光环,错在被愤怒冲昏头脑口不择言,错在自己是“粉丝”,本身的立场就会遭人诟病。

疯狂辱骂他的人错了,错在忘了在这场盛大的狂欢里,他们已经把自己化身为天平,以屏幕透露的点点滴滴为砝码,妄论得失,错在同样被感情左右把自己的愤怒无节制的发泄给“薛之谦”这个符号。

围观取乐的人错了,错在从两个人的伤痕中汲取笑料,错在误以为自己踩上的几脚相对于庞大的网民而言不算什么,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对一场雪崩负有责任,更错的是,希望自己对这场雪崩负有责任,来满足自己的支配欲和存在感。

但是我们都是无罪的,我们把错推给“薛之谦”这个形象就好,他的名字承受了一切,他的身份要求他支撑住,要求他接受一切责难。不论结果如何,你我永远置身事外,除了当事人双方中的那个败者以外,没有什么是需要我们负责的。

那么,这场戏,看得过瘾吗?

剧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,看得开心吗?

隔着一层屏幕所体会到的,“有距离”的悲剧性审美,看得舒服吗?

我不知道网络那一头的人们如何生活,爱着谁,恨着谁,念着谁,今天吃了什么,过得是否幸福,只是抽象成了一个个ID,透露出讽刺的幽默。

所谓希望,就在于未来还未来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正在巅峰还是谷底,希望就是,相信前方还有上坡路,绝望就是,觉得自己正在落入深渊,一切都会更糟糕。很遗憾,我是那个总是充满绝望的人。

我强忍着看完了热门上所有对这件事的分析,观点,和嘲笑,一层又一层的油污模糊了我当初在歌里听到的那个人。头一次觉得,如果当初依旧像以前一样对真人明星敬而远之,就不会觉得心痛。二十年没有喜欢过明星的人生终结于薛之谦,但是回不去了,我无法否定自己喜欢他的情感,以此从这场闹剧里脱身。

他就是他,有对有错,市井和理想交杂着,夹在真实与谎言里展现给我们他的所有,可是他本身想给我们的,只不过是他的歌。我在歌里听的,不过是我自己的故事。事已至此,真相对于作为群体的网民已经无所谓了,他以后总会背负着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。

我看到了很多人,或走或留。

走的,谢谢你曾经来过,祝你顺利。

留的,谢谢你没有抛弃他和喜欢他的自己,祝你,祝我们,在以后的路上不论遇到什么都能像这些天一样坚定。

开始时我私自篡改了海明威绝笔里的一句话,“祝你们经过漫漫长夜,还能看到旭日东升,而我这个性急的人要先你们而去了”,变成了,“祝我们经过漫漫长夜,还能看到旭日东升”。

漫漫长夜将尽,还不知道旭日是否不会被云彩挡住,生活还在继续,总有一天会看见的,这是我对自己的安慰。

最后还是很抱歉,我已经组织不起什么逻辑了,写的如此散漫。

评论
热度 ( 78 )

© 蓝梦凝 | Powered by LOFTER